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恐怖 > 深夜香鋪
《深夜香鋪》最新章節 深夜香鋪李霖王禽全文閱讀

深夜香鋪 超級卡路里

主角:李霖王禽
主角是李霖王禽的小說是《深夜香鋪》,它的作者是超級卡路里寫的一恐怖類小說,文中的恐怖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開了間香鋪,那晚有個女人帶著孩子來玩……孩子有些吵,女人就找了個皮球給他玩,血淌了一地…….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19-12-06 17:18:36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我家是做香地,在鬼街開了家香鋪。所謂鬼街,就是縣城里的喪葬用品一條街,專做死人買賣,平常人嫌晦氣,不愛到這兒來,所以生意很冷清。

像我的話,三五天不開張都是常事,可你要是以為我不賺錢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三百六十行,哪一行不求財?只要懂得門道和訣竅,黃土都能換黃金,下九流的生意照樣能發大財。

我叫李霖,今年十九,做過的最大一單是兩百萬,恐怕比起普通家庭一輩子的儲蓄都多。可惜,我賺的是陰財,留不住,來得快去得更快。

爺爺說我四柱屬陽,八字重,做咱們這一行就要個能鎮得住地。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和死人打的交道多了,半夜難免遇鬼,所以給我留下了幾條規矩。我照著他的吩咐,生意倒也做的順遂,直到有一天晚上。

冬天里天黑得快,我早早關了店,準備做晚飯。最近沒啥開張,手頭緊,一分錢都要掰成兩半花。外面做的太貴,還不干凈,我買了個煤爐,燒水做飯都方便,還省掉了一大筆暖氣費。

一把掛面下鍋,兩個雞蛋一磕,等到湯色變白,我立馬起鍋。加上醬油和醋,撒上蔥花,配上辣椒醬,吃得我渾身燥熱,額頭流汗。

叮鈴鈴,突然來了電話。

“喂,你好,李記香鋪。哦,光叔啊,有事?”

打來電話的是陳光,他是這一行的前輩。陳光家的門面比我大多了,就在醫院對門,地段佳,生意好,同行們客氣,都稱呼他一聲光叔。

“小李啊,有沒有鎮魂香,我這邊急著用。”電話那頭他的語氣有些急,還傳來吵嚷聲音,“我這邊遇到了點事,有些棘手,最好是你爺爺留下的香,我出雙倍價錢。”

看來光叔是真急了,我家的香本來就比別家貴,他還肯出雙倍。

我剛想答應,就猶豫了。爺爺說過,不能接二手單。死人好處理,也不好處理,碰到壽終正寢地,大家都歡喜。要是碰上那種含恨含怨地,走的不太平,很可能生出什么變故,我也不清楚光叔這一單里頭有沒有什么玄虛。

“小李啊,算是老哥哥請你幫個忙,我記著這個人情。”

我想了想,能讓光叔欠我一個人情,可不容易。再說,我現在手頭緊,能有一筆送上門的買賣,何必不做?

“成,先說好,我只是送香過去,其它一概不管。”

“好嘞,我這就讓人去接你。”

很快就有一輛奔馳停到鋪子前,來的是個小年青,叫做王禽,是光叔鋪子里的學徒。我拿了香,跟著他直奔醫院。

這時候是七點多,外面早就黑沉沉地,醫院里倒是亮堂堂地,人來人往,只是透著一股讓人壓抑的死沉氣氛。王禽領我到住院部十層,這里人就少得多,居然是高級病房。看來光叔接了個大單子啊,事主應該是個大款。

一個穿著大羽絨服,抹著濃妝的四十多女人蹲在病房前頭,看到我過來,急忙叫道:“小李,你總算來了,快,快點。”

這個女人是光叔老婆,在醫院里做護工,別看人打扮老土,護理手段可是一流,送走的人超過一百。聽說連縣委一把手的老娘住院,都是她親手護理地。光叔生意能做的這么大,也有他老婆的功勞。

我看她左臉被抓花了,就知道這回事情不順。

果然,病房里有些吵嚷,有幾個打扮光鮮華麗的中年男女,臉上帶著怒氣,光叔正滿頭大汗地解釋著什么。

“別急,我保證,馬上就好。”

“什么馬上就好?這都折騰半個小時了,怎么還沒完。陳光,我跟你說,我爸要是走的不安穩,那都是你的錯,我讓你在羅城待不下去。”

“是,是,韓先生,您消消火”光叔也算是有頭臉的人物,在這個男人面前,像個孫子一樣老實。

他看到我,如同看到救星,“小李,你總算來了,快,快。”

有個長滿青春痘,一臉桀驁的黃毛跳出來,“老東西,你耍我們呢?你說的高人呢,就這么個毛都沒長齊的東西。”

我臉上帶笑,心里嗤了聲。豪門的生意難做,有錢人難伺候,什么都不懂,還偏偏喜歡到處插一手。要是碰到那種有錢無德,教養跟不上地,那就更難辦了。要是我,就沖這家人的表現,絕不會接這單買賣。

有個打扮雍容的女人說道:“小武,別鬧。那個誰,你來看看,老東西不行,小年青頭腦好,辦成了我們不會虧待你。”

我笑笑,“別,我就是給光叔跑跑腿,這兒還是他主事。”

光叔感激地看著我,女人生氣哼了聲,“就是給料理死人地,真把自己當個玩意兒了,不識抬舉。”好像我剛才說的話拂了韓家的面子,不僅是她,其它幾個人都面色不善地看著我。

我也有些不開心了,瞥了眼韓家人,頓時眼皮直跳。

剛才沒注意,這一細看,韓家人是怎么回事啊?雖然穿戴不俗,但是各個印堂發黑,頭籠黑紗,這是有禍事的征兆啊。印堂位于眉眼間,懂玄學的人察言觀色,從這兒能看出一個人最近的氣運。我跟爺爺學了十幾年,這點本事還是有地。

先前跟光叔說話的中年人看來很有威望,他一揮手,“讓他來。”

光叔拉我過去,病床上躺著個老人,瘦的皮包骨頭,眼睛怒睜,嘴巴張開,硬邦邦地早就斷了氣。

光叔跟我說,這是韓家的老爺子,駱縣里數一數二的大企業盛然制造的當家人。半個月前檢查出身體不適送了進來,前幾天,醫生還說身體指標一切都好,誰知道今天下午突然就斷了氣。

之前是光嬸照料韓老爺子,這么大的一筆買賣自然要給自家人。光叔帶著兩個學徒,親自動手,給韓老爺子擦身子換壽服,整理儀容,誰知道老爺子嘴巴不合眼睛不閉,明顯是死的有冤情。

“這些有錢人怕死,舍不得富貴,怕是不肯走,你給我點上一根鎮魂香,好讓我送他上路。”

我點點頭,讓學徒把門窗緊閉,請韓家人先出去等著。雍容女人一臉不快,“我爹死了,我們幾個做兒女的還不能看?你們別耍花招啊。”

“也行,那你們別說話。”

我走到老爺子跟前,雙手合十,道:“老爺子,生死別離,人之常情,莫要禍害了子孫后輩。黃泉路遠,送您一程。”

我剪下老爺子一束頭發,觸碰他的皮膚時,只覺得他的身體滑膩膩地,像是摸著一坨爛肉讓人惡心,不像是一般人死后身體由綿軟變得僵硬的過程。

光叔早就準備了香爐,我將頭發投進去,然后鄭重地取出一束黑香,拜了兩拜,將黑香給引燃插上。

一縷香煙,裊裊而起,飄渺迷蒙,散發著一股幽幽香氣。屋內頓時變得沉寂,清凈,讓人心神陶醉,忘記了世間煩憂。

光叔帶著兩個學徒,利落地給韓老爺子擦身子。

這位老爺子身前應該是養尊處優,死相卻十分凄慘,渾身皮包骨頭,仿佛個骷顱架子,偏偏肚皮鼓起如七八月的孕婦,像是里頭裝了東西。

光叔手段老練,拿著毛巾從頭到腳擦拭過去,頭發,臉部,脖子,胸膛,擦到胯下時,我眼皮一跳。韓老爺渾身慘白,偏偏大腿以下透著不正常的艷紅,像是起了斑斑點點。

上身清理干凈了,然后是后背,比起韓家人避之不及,光叔臉色如常,比起韓家子女孝順多了。

換上壽衣后,光叔開始給韓老爺整理儀容,他手有些抖,拂過老爺子的眼皮和嘴巴。

“合上了,老東西總算閉眼了。”痞氣的黃毛叫了一聲,被雍容婦女瞪了眼,拉到了身后。韓家人松了口氣,面上甚至帶了笑。

屋內嗤啦一聲,忽地陷入黑暗,居然跳閘了。

一片漆黑中,韓家人發出驚慌的叫聲。本來空調吹的暖暖的病房,忽地氣溫驟降十幾度,凍得人哆嗦,一縷陰風卷起,吹的人背脊寒涼。

“爸,爸,你好好走,別來禍害我們啊。”

陰冷中,唯有一縷香氣沉浮飄蕩,凝而不散。

我迅速退到墻角,看向韓老爺子的尸身,一縷白氣冒出來,隱約像是個人形,卻十分不穩定。香氣飄蕩,將白氣一裹,變得鎮定平穩。

韓老爺子?

白氣人形朝我點點頭,抬手指了指床下,然后又指向了他的大兒子。他嘴皮子動動,仿佛想要說什么。最終一聲喟嘆,消失在空氣里。

嗤啦,病房里變得亮堂起來,韓老爺子面目安詳,總算是上路了。

小說《深夜香鋪》 第1章 送香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3d开奖试机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