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恐怖 > 冥界的舞伴
《冥界的舞伴》最新章節 冥界的舞伴孫成吳童全文閱讀

冥界的舞伴 蹀躞烏鴉;風揚塵

主角:孫成吳童
主角是孫成吳童的小說是《冥界的舞伴》,它的作者是蹀躞烏鴉;風揚塵寫的一恐怖類小說,文中的恐怖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沒有地下室的樓房,出現許多怪異的現象,地底總會發出嘆息聲或響亮的腳步聲、一個印在門上的血手印、一只被....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19-12-06 17:15:57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那陣令人恐怖的腳步聲在樓里回蕩,它潛伏在每一個人的身邊,大家卻怎么也找不到它;因為,那是一個幽靈,一個被人迫害至死的怨靈。

朦朧的煙霧中,孫成思慮再三,決心搬出這里。

他不記得第一次看到幽靈是在什么時候,有幾次的晚上在他上樓的時候,感覺到一陣黑風由身旁刮過,他張大眼睛望去∣∣那是個穿著黑色衣服的男子,頭上戴著一頂黑色的禮帽,整個人看起來怪異而恐怖。

那就是幽靈!

孫成相信住在平房里的那個老人所說的話,這個樓里有一個冤魂,年復一年地生活在某個陰暗的角落里,因此樓里不少人都人心惶惶的,搬出去的住戶算起來也不少了。

孫成剛把煙蒂捻熄在煙灰缸里,手就定住了,吃驚地盯著地下。

一陣飄渺的人聲由地底深處飄上來。

第二天,孫成找來搬家公司,飛快地把家具全部搬上車后,跳上車走了。

當搬家公司的車剛駛出巷子,看熱鬧的人群又騷動了起來。

小社區內的居民又在感嘆,看了看這棟樓,搖搖頭說:“又走了一個,都是幽靈鬧的……這鬼地方。”

吳童實在弄不懂大家為何都像看怪物似的看著他,他莫名地打了個寒顫,突如其來一股不適感。

看著窗外,吳童忽然皺起眉頭,不禁又看看這棟六層的橘紅色建筑物,心里不禁犯起嘀咕。

坐在吳童身邊的李彤一直沒有說話,本來她為了男朋友的考量,才同意這次搬家的計劃,可不知道為什么,最近經常做著一個惡夢,隱隱讓她感覺到這次的搬家是錯誤的決定。

算算有一個月了,每次她都會夢到吳童全身沾滿血站在她面前,鮮血染透了她的衣服。“吳童,我們不要搬家了吧,這里就孤零零的一棟樓,看起來總覺得怪怪的。”李彤勸著吳童。

吳童對她的敏感真是沒有辦法,一看到她蒼白的臉色,就知道她早上又做那個惡夢了。他摟著她瘦削的雙肩,關切地問:“是不是又做惡夢了?沒關系,新家的環境很安靜,況且我都和搬家公司協商好了,就快到了,你叫我臨時改變決定,那可是違約的呀!”

吳童心里很清楚,李彤是怕最近做的那個惡夢預言著不祥之事,不過他根本不相信夢會帶來什么災難。

下了車,吳童看著搬家公司的人忙前忙后,李彤則像一個出色的指揮官,指揮著搬家公司的人進進出出,吳童倒顯得有點多余,像旁觀者一樣看著她忙來忙去,心里涌起一股甜蜜的感覺。

當他抬頭向上看時,突然感到腦袋一陣暈眩。

樓上一些窗口探出幾顆腦袋,似乎在看熱鬧,吳童感到很不舒服。

當他第一次隨房東來看房子的時候,心里就有一種古怪的感覺,他說不清那是什么;如果不是因為這里很安靜,他根本不會搬到這里來。

在一片廣袤的平房里,這棟大樓就像一塊紀念碑一樣,孤零零地佇立著,顯得那么不合群。

這時,吳童感到身后有人盯著他看,如芒刺在背。

他猛地回過頭,一個長相陰森的老人站在一處平房門口,正張大眼睛看著他,臉上的皮膚呈現一種像老樹皮一樣的松弛,目光卻像劍一樣刺進他的眼底。

吳童感到頭皮冒出涼氣,他厭惡地白了那老人一眼,走進樓里。

六層的住宅樓,每一層有三戶人家,吳童的新家在一樓三戶人家正中間的二號房間。

搬家公司的人忙進忙出,吳童不知該待在什么地方,便走出房間。他剛走出來,就看到隔壁三號房間的門開了,走出一個不到四十歲的男人,皮膚黝黑、臉龐棱角分明,看人的目光里有一種十分凌厲的東西。

對方一看到吳童,顯得十分吃驚,剛要把門關上,目光又落在一號房門上。

吳童好奇地順著男人的目光看去,只是一扇門而已,他再轉回頭,剛才還開著的門,已經悄悄關上了。

不一會兒,新家收拾得差不多,搬家公司的人陸續上車走了。

吳童注意到樓門口那老人還在盯著他,彷佛要看到他的肉里去。

吳童心里像被什么東西堵住,急忙走進家門,眼前不禁一亮。

李彤笑瞇瞇地問:“怎么樣?還不錯吧?”

“不錯不錯。”房間里熠熠生輝,吳童起勁地恭維著,心情也變得格外舒暢,剛才的陰霾一下子煙消云散。

他癡癡地看著李彤,尤其那可愛的嘴巴,令他更加著迷。

“我得再把廚房收拾一下。”李彤笑瞇瞇地看了他一眼,轉身進了廚房。

吳童又到各個房間四處走走看看,當他走進浴室時,嚇了一跳,他看到側面的墻壁上還有一個自己。

那是一面釘在墻上的鏡子,下邊剛好與地面相接,鏡子的長度同人的身高十分相近,仔細一看,鏡子里彷佛是另一個世界。

天黑之前,李彤才徹徹底底把家里收拾妥當。

看著布置好的新家,兩人心中一陣欣喜。

李彤累壞了,沒胃口吃飯,就拉著吳童下樓,想到附近的超市買一些簡單的食物回來。

他們剛出樓門口,看到平房前站著一個人,臉部隱沒在黑暗中。

正是那個古怪的老人,鷹隼一樣的眼睛正迸射出嚇人的眸光,直逼視著他們。

吳童心里一緊,心想這個人到底想干什么?

李彤顯然也注意到了,但被吳童擋在一邊。

走上大街之后,吳童心中的不快才漸漸消退,兩人一路走著,留下一串串的笑聲。

吳童的新家位在郊區,附近都是一些低矮的建筑物,遠方高大的樓房都隱沒在霧氣中,他回頭看了那棟樓一眼,它立在平房區里,實在顯得很不協調,為什么不把它建在樓群里呢?他不解地想著。

超市距新家不算太遠,正值下班尖峰期,里面的人很多。

他們挑了幾樣食品,排隊付錢的時候,一個人引起李彤的注意。

那是個男人,正是春暖花開的季節,他卻穿著一件冬天的黑色大衣,頭上還戴著一頂黑色禮帽,豎起的大衣領子幾乎把整張臉都遮住,看不清他的年齡和樣子。

吳童感到身邊的李彤打了一個哆嗦,剛要問她發生什么事,順著她的目光看去,渾身就像蟲子爬過一樣的不舒服。

他厭惡地皺眉,眼前彷佛浮現平房門口那個老人的樣子來,忍不住渾身發冷。

大概是發覺有人在盯著他看,那個男人朝吳童他們匆匆瞥了一眼,像影子一樣迅速離開超市。

而吳童他們買完東西,也離開了超市。回到樓下的時候,吳童下意識地朝那間平房看去,確認老人不在門口,心里才放松許多。

可,黑暗中有個影子正死死地盯著他們,嘴巴咧開后,發出兩聲陰冷的笑聲。

吃完飯,李彤趴在床上,看著她新買的一本書。

窗外,黑夜像一張大網,一點一點地遮住光明,遠處燈火稀疏。

吳童走到窗前,看著平靜的夜色,不禁想起了遙遠的家鄉。

這個時候家里也應該是燈火通明了吧?

他已經不記得離家多久了,自從高中畢業之后,他就開始一個人在外飄泊,今天在南方,明天可能在北方的某個城市出現,始終無法安定下來。

雖說這間房子是租來的,至少也算有個溫暖的家了。

吳童回頭看看正聚精會神看書的李彤,總覺得對不起她,害得她跟著他一起飄泊;讓他欣慰的是,她從來都沒有一句怨言。

吳童暗下決心,一定要讓她過幸福的生活。

窗外吹來一陣冷風,吳童猛地打了個哆嗦,坐在電腦前,打開Word文件。

他一直沒有放棄創作,打拼了這么多年,總算在文字創作上有一點收獲。

可是今天不知怎地,心緒總是平靜不下來,雙手一直停留在鍵盤上,眼前不禁浮現了超市里那個黑衣男子。

吳童笑了笑,自己大概神經太緊張了;于是他的手指繼續工作,卻又陡地停了下來。

他豎起耳朵聽著。

這時,李彤也抬起頭來,看著一臉困惑的吳童問道:“你也聽到了?”

吳童點點頭。

房間里剛剛好像走過一個人,那陣又重又緩的腳步聲仍清晰地殘留在空氣里。

吳童站起來在房間里四處查看,根本找不到剛才那陣聲音究竟來自何方。

那是他的錯覺嗎?可是連李彤也聽到了,應該不會是錯覺吧?

耳邊,依稀又傳來那陣腳步聲。

吳童驀地盯著地板。

在地下!

鐘樹不時哀聲嘆氣,這棟樓里有太多的謎需要他一一去破解。

自從一年前他們全家搬進這里,生活就從來沒有平靜過。

第一天晚上,他就聽到地下有人活動的聲音,有時是嘆息聲,有時是響亮的腳步聲,聽來極為恐怖。

曉玲和鐘強剛開始總是戰戰兢兢,困惑不解。

鐘強總是天真地問:“爸,地下會不會住著人?”

鐘樹總是撫摸著兒子的頭,“傻孩子,地下怎么可能有人呢?”

鐘樹也到樓梯附近看過,這里的確沒有建造地下室。

他十分困惑,既然沒有地下室,地下的聲音又是怎么一回事呢?難道真的像傳說中的那樣,是幽靈?

鐘樹一直以為,正是因為可惡的幽靈,才會害曉玲與他離婚。

那天,曉玲流著淚對他說她很愛他,可是她實在沒有辦法,在愛情和事業上,她選擇了后者。

他在她面前突然大笑起來,笑得狂野,笑到流淚。

曉玲被他的笑惹得有些發毛,問:“你笑什么?”

好一會兒,鐘樹才停住笑聲,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說:“恭喜你可以有自己的事業,難道這不該笑嗎?”

曉玲冷冷地看著他,緊緊地閉著嘴巴,最后長嘆一聲,那一聲就像一塊鉛似的壓在鐘樹的心頭。

就這樣,他們離婚了,兒子鐘強歸鐘樹;她沒有爭取兒子,或者她的心思早就撲向那個可惡的南方老人身上了。

鐘強至今仍被蒙在鼓里,可鐘樹真的很害怕兒子總是糾纏著自己問媽媽去哪里了,怎么不回家的問題。

天下所有的謊話幾乎都被鐘樹說遍了,他實在擔心如果兒子再問,他還能不能編出合理的謊話來。

因為身為警察,加上和曉玲的離婚,氣憤的鐘樹認為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幽靈,于是他找到主管,主動請纓,決心一定要查出幽靈之謎。

鐘樹醒來時,耳朵里充斥著各種嘈雜聲。

最近這一段時間,鐘樹總是睡得不踏實,正想在白天好好補眠,卻被這陣吵聲鬧得心煩意亂。

不知道外面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整棟樓似乎都在搖晃。

鐘樹走進廚房,透過窗戶一看,心里一陣涼。

又有人要搬走了!

鐘樹不知道已經有多少人搬離這里,因為這里的住戶大多是政府退休職工,樓道里大部分時間都是靜悄悄的,如今因為有人搬家,樓里就更加顯得冷清;有的時候他走在靜謐的樓道里,聽著自己響亮的腳步聲,總感覺有個影子在他身旁。

鐘樹掏出一根煙,剛要點著,眼睛忽然睜得老大,他從嘴上取下煙,盯著駛近的那輛車。

他十分不解,大家都千方百計的想離開這里,竟然還會有人搬進來。

聽著安靜的樓道里終于有了難得的喧嘩和熱鬧,鐘樹不安地走來走去,好奇地打開門看了一眼,看到一個高高瘦瘦的小伙子,居然就是他的新鄰居。

看了對面的一號房間一眼,鐘樹輕輕關上門,用手使勁地揉著太陽穴,腦子里忽然回想起那陣恐懼的敲打聲。

有多久了?

半年前吧,那是一個風光明媚的早晨。

當鐘樹被那陣猛烈的敲打聲驚醒時,金黃色的陽光映照在臉上,他像往常那樣想叫醒曉玲,可手一推出去,身邊空蕩蕩無一人。

他恍然大悟,她已經離開這個家遠走高飛了。

“是誰呀?吵得人連覺都睡不好。”鐘強睡眼惺忪地由自己房間走出來,揉著眼,嘟噥地到浴室梳洗去了。

看著兒子,鐘樹嘆了口氣,向墻上望了過去。

那里正掛著三年前一家三口幸福甜蜜的合影,相片中的曉玲似乎對他咧嘴笑了一下。

鐘樹打了個冷顫,再看一次照片,照片里沒有絲毫變化。

隆隆的敲打聲仍在繼續。

鐘樹剛把房門打開,聲音像潮水一樣涌進來,簡直就是噪音,他想發火,苦于無處可發,強壓著怒氣仔細聽了聽,目光鎖定在一號房間,聲音就是由那扇門后傳出來的。

可是,那里根本沒有人住呀!

他住了這么長的時間,從未見過有人進入那個房間。

鐘樹的心里籠罩上一層陰影,從那以后,鐘樹有事沒事都會朝一號房門看一眼,這已成了他難以改正的一個惡習。

那扇門后,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世界呢?

鐘樹的思緒又回到昨天晚上,眼前飛快地掠過一團影子,他隱隱約約有一種感覺,昨天晚上一號房間一定發生了某些事。

那是在晚上十點鐘,兒子睡著之后,他把燈熄了,一個人在客廳里走來走去;昨晚不知道為什么,他就是睡不著,聽了聽外面的動靜,從煙盒里彈出根煙來。

死寂!空氣都在沉睡。

鐘樹第一次發覺,樓里居然安靜到這種可怕的程度。

室內的空氣很窒悶,鐘樹點上煙,剛要打開門出去透透氣,聽到外面有一陣輕微的聲響,似乎有人。

鐘樹立刻緊張起來,想起樓里幽靈的故事,不禁悄悄打開門,感覺到門縫有團影子閃過。

他把眼睛對準門縫,看到樓道里空空如也,他打開門,先朝一號房門看去,然后猛地吸了吸鼻子,剛才一定有人由這里經過。

雖然他也抽煙,可是他聞到了一種更加濃烈的煙草味,這種味道有些似曾相識。

一直以來,鐘樹始終懷疑這一切都是住在平房里那個陰險的老人搞的鬼,彌漫在樓道里的那陣煙草味,除了那個佝僂的老人身上有之外,不會再有第二個人了。

鐘樹對那個老人印象很深刻。

剛搬來的那天,他就覺得身邊總像跟著一個影子似的,一轉身,他就與那個老人狡詐的目光進行了一次短兵相接。

他第一次發現,一個人的目光居然可以如此可怕。

耳邊還是隔壁搬家弄出來的聲響,不過已經不那么吵人了。

太陽漸漸開始向西移動,天色漸漸暗下來。

鐘樹看看表,該去接兒子了。

小說《冥界的舞伴》 第一章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3d开奖试机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