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資訊 > 極品草根混都市章節目錄 極品草根混都市完整版小說在線閱讀

極品草根混都市章節目錄 極品草根混都市完整版小說在線閱讀

2019-10-22 19:22:02   編輯:易秋
  • 極品草根混都市 極品草根混都市

    美女那么多,找個美女保護著,極品草根混都市,拳打四方,腳踢八面,別惹我,要不然會被玩死的。御姐、蘿莉、鄰家小妹、美女總裁,快到碗里來!

    梁七少 狀態:已完結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極品草根混都市》 小說介紹

美女那么多,找個美女保護著,極品草根混都市,拳打四方,腳踢八面,別惹我,要不然會被玩死的。御姐、蘿莉、鄰家小妹、美女總裁,快到碗里來!

熱門好書《極品草根混都市》是來自梁七少最新寫的一本都市言情風格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李浮屠唐小果,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美女那么多,找個美女保護著,極品草根混都市,拳打四方,腳踢八面,別惹我,要不然會被玩死的。御姐、蘿莉、鄰家小妹、美女總裁,快到碗里來!

《極品草根混都市》 第001章 桃色任務! 免費試讀



山村,月夜。

這個依山傍水偏僻到就算是在地圖中也找不到的小山村坐落著幾十戶人家,大都是獵戶人家。在如今的21世紀,這個山村的成年男子依然保留著上山狩獵的習俗,這在當今的華國是不多見的。

山村南側一個類似四合院的庭院中有著兩間低矮的瓦房,此刻燈火通明,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那張線條剛硬而又顯得極為俊朗的臉上呈現出一副急慮之色,深邃如星空的雙眼中更是顯得極為不耐煩,聽著從庭院的廁所中傳來的水流嘩啦聲,他翻了翻白眼,大聲喊起來——“媽了個巴子的,你這個死老頭,怎么今晚洗個澡洗這么長時間?你不是說有事跟我說的嗎?有事快說有屁快放,我還有事要出去呢。”

說話聲回蕩在庭院中,不過回應他的則是那寂寥的夜色以及盛夏庭院那顆槐樹傳來的知了聲。

李浮屠簡直是氣爆了,心中千百次的詛咒著那個老頭子,心中卻是默默盤算著再他媽的不走,只怕張寡婦要洗完澡了……這個死老頭,有事又不早點說,還慢吞吞的在洗澡,搞什么鬼?難不成是在……李浮屠眼珠一轉,嘿嘿笑了聲,說道:“我說老頭子啊,你都六七十的人了,就算是洗得再香也是沒用啊,你可別指望村里頭的王大嬸看上你。都銀槍蠟燭頭了誰還看上你?還是說你老正在使勁的憑著自己的左右手自力更生追求幸福呢?”

“臭小子,你胡說什么呢?莫非又要皮癢了不成?”

這時,一聲渾厚的怒斥聲傳來,而后一道稍微佝僂的老邁身影踱步走進了瓦房內,這是一個六十多將近七十歲的老人,臉上的皺紋縱橫交錯,盡顯山川紋理,不過他的雙眼卻是銳利如鷹。

“老頭子,你總算是洗完了。得了,我出去一趟,有什么事等我回來了再說也不遲。”李浮屠看到這個老人后嘿嘿一笑,一躍而起,正準備奪門而出。

老頭子雙眼微微一瞇,先是拿起了一根旱煙,吧嗒吧嗒的抽了兩口,這才緩緩說道:“臭小子,難不成你想要去翻張寡婦后院的墻頭不成?”

李浮屠聞言后身體微微一滯——我靠,這老家伙怎么知道自己內心的想法?

“老頭子,你開什么玩笑,你從小就教育我要懂得禮義廉恥,大半夜翻一個年輕貌美的寡婦后院的事我怎么能做得出來呢?村里頭的二愣子說前天在深山發現了頭黑瞎子,我正想要去找二愣子問問然后上山將這只黑瞎子打了呢。”李浮屠轉過身來,一本正色的說道。

“臭小子,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撫養長大,你肚子里的蛔蟲有幾條我豈會不清楚?你打什么心思能瞞得住我?”老頭子裂開嘴一笑,露出了被旱煙熏得有點發黃的牙齒。

李浮屠饒是臉皮極厚,這會兒也有點兒小尷尬起來,他嘿嘿一笑,說道:“老頭子,你可別百步笑五十步啊。瞅瞅,你還說我,你就沒翻過張寡婦的后院墻頭?”

“你這個混賬小子,你胡說什么?是不是想去尖峰崖面壁思過啊?”老頭子頓時吹胡子瞪眼睛起來。

“你要是沒翻過,怎么知道張寡婦家里的廁所是在后院啊?”李浮屠一臉詫異。

“你——”老頭子為之氣結,擺了擺手,說道,“算了算了,不跟你瞎扯這些。今晚的確是有事情跟你說,有個任務……”

“打住!打住!打住!”李浮屠一聽到任務這兩個字,整個人立即蹦跳了起來,那張臉都冒起了黑線,沒好氣的說道,“老子剛剛去一趟非洲回來還沒幾天,你又他媽的跟我扯什么鬼任務?老子在非洲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呆了差不多一個月,差點連命都丟了。不說別的,非洲那些女人黑得跟塊煤炭一樣,我敢保證黑燈瞎火下你連洞都找不到!非洲之行滅掉了那幾個反政府武裝勢力你不是說可以休息至少三個月的嗎?怎么出爾反爾?還有,上上次的美國之行,那個什么鳥蛋幽靈組織,去他娘的,那邊的情報給的根本就不對,害得老子掉入他們的陷阱,被整整三十多人包圍,九死一生逃了出來……美國之行后你說可以休息半年,可一個禮拜后讓我去非洲,這去非洲回來這才沒幾天你又說什么任務?這次是去東歐?還是阿拉伯?或者那片該死的死亡之地?”

李浮屠簡直是氣爆了,每次任務回來這該死的老頭子還沒等他休息幾天,也沒讓他多偷看幾眼村頭那位年輕貌美的張寡婦的美人出浴的場景,便又是給他交代一個又一個的任務;更氣人的是,每次任務之前老頭子都說會給他卡里轉入七位數的錢,可每次回來后都是甩給他幾千現金,讓他去輕松輕松!

這點錢輕松你妹啊,現在物價橫流,去城里轉一圈回來,錢袋都干癟了。

“嘿嘿,小李子啊——哦不,浮屠啊,男兒于世要么平平淡淡,要不雙手染血,你當初也做出選擇了不是嗎?”老頭子嘿嘿一笑,顯得無比的奸詐,而后顯得極為猥瑣的說道,“這次不是讓你去國外,而是華國的心臟——京城!”

“京城?”李浮屠聞言后一怔,忍不住說道,“去京城干嘛?難不成您老終于良心發現,丟給我個百八十萬的去京城的天上人間玩遍那幾朵金花?”

“看看你這品味,一個字俗!就知道去那些什么娛樂場所找女人,這天下真正的美人可不是在那種地方的。”老頭子吧嗒的抽了口煙,說道。

李浮屠聞言后心中快要泛苦水了——他大爺的,老子沒時間去找過女人啊!這些年來不是任務就是呆在這村里頭,這處都還沒破呢!

“浮屠啊,你可知道這京城第一美女是誰嗎?”老頭子眨了眨眼,一臉的奸笑。

“這個——我不知道難道你就知道?”李浮屠沒好氣的瞄了老頭子一眼。

“那當然,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呢。這次的任務其實也很簡單,就是讓你去保護這個京城第一美人!說起來,這個小女孩的父親于我有點淵源,他找上我了我也不好推辭。而你經過這些年的磨礪已經是漸漸長大了,是雄鷹那么理當鷹擊長空,而京城這樣的地方才是你日后發展的重地。”老頭子循循善誘,然而李浮屠一臉不感冒的樣子,聽著都要昏昏欲睡了。

李浮屠早就習慣了老頭子的這一套,每次任務前總會來這一番類似的長篇大論,說得很好聽,可現實很殘酷。

“咦?小李子,你沒一點興趣?”老頭子說了大半天,看著李浮屠這個臭小子都要昏昏欲睡了,忍不住開口問道。

李浮屠一副意興闌珊之狀,說道:“老頭子啊,咱倆相依為命快二十二個年頭了吧?別人不了解你我還不了解?你口口聲聲說什么京城第一美女——依我看,對方肯定是個丑八怪!再說了,去京城僅僅是保護這個所謂的美女丑八怪這么簡單?我看未必吧……”

老頭子一笑,顯得老懷欣慰,說道:“臭小子,不枉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撫養長大。我意思是,這次的任務可能不僅僅是保護,但我說的那個小女孩是個美女卻是千真萬確的事情。那個小女孩的母親我也認識,當年她都要叫我一聲叔。當年這個小女孩的母親可是京城赫赫有名的美女,你說她生的女兒能不漂亮?”

“也就是說,你壓根沒見過那個讓我去保護的那個所謂美女?”李浮屠臉冒黑線。

“這個——我已經二十年未曾出去了,的確是沒見過,如今想來她年齡應該有十八九歲歲了。”老頭子說道。

“我靠!你沒見過就說對方是京城第一美女?”李浮屠真是恨不得沖上去揍老頭子一頓,不過一想起老頭子那身莫測高深的恐怖實力,他強忍住了內心的沖動。

“這個嘛……浮屠啊,你想想,她的媽媽當年就是京城第一美女,你說,她生出來的這個女兒能不是京城第一美女嗎?這個邏輯顯然很好推斷出來的嘛。”老頭子振振有詞的說道。

這他娘的算是什么狗屁邏輯?李浮屠心中一陣無語。

“從這次任務的資料上顯示,你名義上是保護這個小女孩,不過這個小女孩卻是跟一個年齡與她相仿的女孩子還有一個稍微大她們幾歲的女人一起住。如果你接下這個任務,那么你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她們住在一起的。”老頭子說著那目光便是瞄了李浮屠一眼,似乎對這廝的喜好很了解。

“老頭子,你知道我是個潔身自愛的人——哦,你剛才說什么?你意思是我可以跟三個美女同居?”李浮屠一本正經的問道。

老頭子笑而不語。

李浮屠撓了撓頭,湊過身去,嘿嘿一笑,問道:“那個啥……老頭子,你說我要跟她們住一起,憑著我人***愛的魅力,她們要是全都喜歡我了可怎么辦?”

“臭小子,如果你有這樣的魅力那么我自然是替你高興,我還想抱個重孫子呢。”老頭子呵呵笑了起來。

“老頭子,你意思是你鼓勵我去泡她們?這會不會太不厚道了?一腳踏三船的事我還真做不出來,不過憑著我的旺盛體力勉強勉強還是可以做的。”李浮屠煞有介事的說道。

老頭子雙眼瞇成了一條線,問道:

“這么說你小子愿意接下這個任務了?”

“老頭子,你說如果到時候有危險了我能不能提前逃跑?電視上當保鏢的不都是拿身體去擋子彈的嗎?我可不會那么傻!”

“混賬,你要真這樣我非要打斷你的腿!你什么時候見過當保鏢的把自己的雇主扔下獨自逃跑的?”

“那當然不會,我意思是帶著她一起逃跑。接下這個任務也可以,不過老頭子你可得給我準備一筆錢,這都上京城了自個也不能太寒酸不是?”

“那是肯定的,回頭我給你準備一大筆錢。臭小子,那么咱們可是說定了。作為對你良好表現的回報,你現在可以去偷偷翻張寡婦的后院墻頭了。”

“不翻了不翻了,現在她早就洗澡完了……還翻個屁啊!”

李浮屠滿臉黑線的嘀咕了聲。

老頭子聞言后哈哈大笑,口中的旱煙抽得吧嗒吧嗒響。

昏暗的燈線將這一老一少的身影拉得長長的,在那偶爾傳來的誰也不服誰的口角爭斗中卻又顯得那么的溫馨。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3d开奖试机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