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資訊 > 嬌養小廚娘柳霜兒趙白露免費全文閱讀無彈窗

嬌養小廚娘柳霜兒趙白露免費全文閱讀無彈窗

2020-07-01 19:58:31   編輯:靈天
  • 嬌養小廚娘 嬌養小廚娘

    柳霜兒一直以為溫淵銘是個熱心腸的好官,為了她悲慘的前半生瞻前顧后,東奔西顧,直到某日被哄騙入了洞房才知道,原來這廝在玩夫人養成計劃。

    佚名 狀態:連載中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嬌養小廚娘》 小說介紹

柳霜兒一直以為溫淵銘是個熱心腸的好官,為了她悲慘的前半生瞻前顧后,東奔西顧,直到某日被哄騙入了洞房才知道,原來這廝在玩夫人養成計劃。

經典美文《嬌養小廚娘》由著名作者佚名著作的古言類型的小說,男女主角是柳霜兒趙白露,文中感情敘述細膩,情節跌宕起伏,卻又順暢自然。下面是簡介:柳霜兒一直以為溫淵銘是個熱心腸的好官,為了她悲慘的前半生瞻前顧后,東奔西顧,直到某日被哄騙入了洞房才知道,原來這廝在玩夫人養成計劃。

《嬌養小廚娘》 第7章 恐嚇 免費試讀

她笑瞇瞇的,一掃之前的氣惱,清亮的眼眸轉身直對著他。

男子被她瞅得不自在,警惕地望著她,身子往后縮了縮,弱弱地問道:“你想做什么?”

趙白露一把將女兒拉了過來,低聲說道,“這兒是在衙門,別太放肆啦!”

家里潑辣倒罷了,若是觸動刑罰可不是鬧著玩的。

趙白露的眉頭擰作一團,心下不無擔心。柳霜兒笑了笑,直沖著她眨了眨眼睛,瞥見一旁溫淵銘微笑的模樣,心中更添底氣。

“大人,對于那種死不承認的奸邪宵小之徒,該如何處置?”俏麗的面龐浮著一絲笑意,清亮的眼眸滴溜溜地直轉,好似憋著壞主意。

溫淵銘略一沉吟,并未開口時,柳霜兒立刻揚聲說道:“若是小小用上刑罰,并不為過!”

此言一出,母子的神色瞬變。

大娘的臉嘩地變得白蠟,眼眸流出幾分恐慌,顫聲道:“你們想做什么?”

柳霜兒笑而不答直直地略過她,只盯著身邊的男子。

“他的身形單薄,該用怎樣的刑罰好呢?大人,民女若是不曾猜錯,有一種刑罰,將人的牙齒一顆一顆拔下!”

男子聞言身子一哆嗦,不由自主地捂著嘴唇,驚恐地睜大眼睛,簡直不敢置信,年紀輕輕若是沒了牙齒,太可怖啦!再者生生拔牙,想想便疼得直哆嗦。

她笑盈盈的,可說出來的話語冰涼,讓人背后冒出陣陣的寒意。

男子神色張惶,簡直嚇得魂飛魄散。

溫淵銘忍住了笑意,狹長的秀目微擰,淡淡地說道:“說得正是!將他的手和腳捆住,牙齒一顆顆拔下來。有的人受罰出去后,往后就連肉也咬不動啦,日日青菜豆腐,有何樂趣?”

男子目光流露出幾分恐慌,心下忖度,“就算有了銀子,可沒了牙齒,一切都妄談,甚至成為笑柄!”

他有一絲絲的心動。

“兒子別害怕,沒了牙齒,我們可以套上一副假牙,同樣管用,隔壁的張大爺還不是日日將他的假牙取下清潔嗎?只要熬過這一關,死咬著不承認,銀子到手了便大功告成!”

男子定了定心神,依舊哭天搶地,“青天大老爺,我是冤枉的,她濫用私刑!”

“你這招不管用!”眼眸掃了過來,帶著絲絲戲虐。

柳霜兒不答話,讓人取來筷子,瞅見案堂上的一把鋒利的小刀,嘻嘻地賠著笑上前借用。

當著男子的面將竹筷子末端削得尖尖的,刺了刺掌心,手迅速地縮了回來,旋即讓人將他的靴子脫下。

“你想做什么?”

柳霜兒絲毫不理會她,將竹筷子做成的大牙簽,伸到他的指甲蓋,笑嘻嘻地說道:“若是一點一點地刺入你的肉里,感覺是否酸爽?”

“蛇蝎心腸的婦人!”男子頓時崩潰,渾身起無數的雞皮疙瘩,密密麻麻的,惱怒地望著她,腳不由自主地往回縮。

尖細的一端觸及皮肉時,隱隱的疼痛感襲來,神色憤懣,心撲通撲通地狂跳,臉龐漲得通紅,惱怒道:“快放開我,放開我!”

“別激動,還沒開始呢!”說罷她慢悠悠地削著竹筷,斜眼打量著他,臉色已經鐵青,死死地咬著唇。

大娘的雙唇顫抖,目光露出幾分驚慌,不似之前的堅定,竹屑慢慢地飄落。溫淵銘頗有耐心,撫上光禿禿的下巴靜靜地注視著。

唇角若有若無地泛起了一絲淡淡的笑意。這丫頭倒也能折騰,說實話,這種刑罰之前從未用過,至多夾手指,打打屁股。

她所想的雖說不傷筋動骨的,想想便令人滲得慌。

光著削著竹子的聲音聽聞也有絲絲的緊張。

“一根,兩根,還要削到十根,到時候,十根指甲蓋同時掀飛,血肉模糊的一團,還有時間,你好好想想,到底是要替蘇老三保守秘密承受著錐心的疼痛,還是說實話,我和大人都不著急!”

溫淵銘噗嗤一聲,幾乎差點笑出聲來,將自己與她綁在一處,可真是聰明,他并未多加斥責,反而笑盈盈地看著她,越發覺得有趣。

制好的竹簽讓人前去試用,尖細的疼痛感陣陣襲來,他嚇得渾身哆嗦,驚恐地叫道:“別別這樣!”

雙腿被人死死地按住,無法用力,有如在刀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好啦!”帶著最后一根削完,柳霜兒拍了拍手,抓起來一把,一個個指過去,“這個是大腳趾,這個是第二個,依次排開,你想先試試哪一個呢?”

腳止不住地晃動著,他苦著臉,惡狠狠地說道:“以后蘇家不會放過你的。”

“今日大人不會放過你!”她脆生生回道。

見到他依舊嘴硬,頓時板起臉來命人動手。才握緊竹簽對準腳趾頭,不等用刑,男子早已經用力一蹬,掙脫了她人,跳起來叫道:“我說我說!”

沖著堂上的縣令一眨眼睛,神態得意。

柳霜兒蹙眉,“若是很勉強的話就算了,我們都想瞧瞧沒了指甲蓋的腳呢?”

“沒有,沒有,不勉強!”手忙腳亂地穿好了靴子,便將事實說了出來,

正與他們猜測的一般,是蘇家老三的主意。見她們娘倆住在一處,只等著晚上動手。

大娘整個癱坐在地上,喃喃地叫道:“完啦,完啦!”二人被拖至了大牢內,觸犯了律法,須得坐牢。

退堂后溫淵銘單單留下了柳霜兒,他邁著方步緩緩地踱步,驚詫道:“刑罰是從何處想來?縣衙里面可從未聽說過!”

柳霜兒暗暗地一笑,那都是往先從電視上學來的一套,至于明清的十大酷刑,她還未開口呢,若不然那人得嚇的尿了褲子。

唇角微微上揚,抑制不住的笑容。

溫淵銘輕輕咳嗽,她頓時回過神來,陪著笑,說道:“大人,是我胡亂謅的,沒有想到竟派上了用場!”

嫣然一笑,百媚叢生。

溫淵銘瞧著她如此的多變,頓時將目光收了回來,微微地咳嗽說道:“看來你恐嚇人也是一流哇,不過案件破了倒是喜事一樁!”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3d开奖试机号走势图